小镇

【喻黄】Lucky Dog 7

百日喻黄Day 6

文力都被吃掉了(本来也没有这个东西_(:зゝ∠)_

写得不好,不打喻黄tag。





7.

“……之前的事情就是这样,她让我向你转达歉意。

“三岁的时候我发了一场高烧,从那之后就能看见这些东西。当时偶尔会帮助他们,但我一个小孩子力量有限,他们也并没有过多纠缠,反倒是我自己跟当时的朋友说这件事时遭到了孤立,事情闹大之后家里到处请人给我诊断、作法,后来太奶奶村里一个算命很准的瞎子说,这种事没有根治的方法,但如果我们家能照顾他三个月他就告诉我们避免受伤害的方法,我妈妈当时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就答应了。他教我呼吸吐纳、养生、怎样假装他们不存在、如何辟邪等等很多事情,三个月之后他就去世了。他无儿无女,把房子留给了我们,我脖子上那块玉就是他给我的,非常有灵性的一块玉。有意思的是某一天他突然跟我说,我的另一半正好比我小半年,我一直以为可能另一半的阳气能让我慢慢减轻这个症状,遇到你之后才意识到我又不是鬼怪还会吸人阳气,是我自己思维定式了,他说的话我都往这方面想。”

文字泡发过去,喻文州盯着对话框上方的“少天”看几秒,滑动屏幕看未被文字泡遮挡的背景图片上黄少天那在海边阳光下十分灿烂的笑脸,直到手机自动黑屏,他抬眼望向窗外,银辉如练,路灯昏黄,树影婆娑,夜风拂面。

此时已经凌晨三点半。他从外地回来就遭到了稀有动物一般的围观,大家纷纷表示“幸好你去比赛了,既逃过了火灾又拿到了奖项”,学校还打算开表彰大会,横幅都拉起来了,许多小姑娘甚至趁机给男神投喂零食、送各种有用没用的小玩意儿,不知不觉情书都收了一打,热情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接着他就马不停蹄收拾东西搬到了学生宿舍曾经属于自己的空床铺,从辅导员那里拿了一些课本,有些学校也不剩存货,只能上网购买。更别提许多生活用品都要重买,忙了两天才消停一点,身体很疲惫但就是睡不着,半夜三更悄悄爬起来站在宿舍走廊尽头看千篇一律的夜景,被暖中携着凉意的夜风吹得有些微醺,懒得打字就发语音给黄少天说明了情况。

最后那段关于他自己的事情,很久没跟人倾诉他其实很想说出口,别人不能理解但黄少天跟他已经分手,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赶在两分钟之内点了撤回。

他不知道黄少天已经听过了,轻叹一口气下楼去自动售货机买了灌啤酒,又爬上来有一口没一口地喝,心想还是跟黄少天一起啃鸭脖时喝啤酒最爽,喝完了打算回去睡觉,就看见手机屏幕亮起来,他解锁看到回复,只觉得好似有一团温热的、毛茸茸的东西在心室里不安分地跳动着,烧得心脏轻微抽搐,又痒又麻。

——嗯。

——我也想你。

 


 

黄少天是戴着耳机听着喻文州发来的语音睡着的。自那天失魂落魄地回到学校他就没能好好睡过觉,属羊数到三千听催眠纯音乐都没用,索性听起有声书刷喻文州朋友圈,谁知刚退出来就看见当事人发消息过来,立刻爆了手速关掉有声书听语音,然后一遍又一遍点击播放,好似能在那轻柔的声音里听见月光与夜风,着了魔似的不肯停下来。

他将近五点才沉入梦乡,七点半醒来却神采奕奕,飞快收拾好走人上课,搞得郑轩不喊压力山大直喊没有出息,心说也不知道是谁大前天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就一大写的生无可恋,前天给他看空间里某人安全回来受到学校(女)学生热烈欢迎的说说也不知是谁什么话都不想说直接爬上床把自己裹成了蛹。

理所当然的,郑轩同志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文字泡攻击,连忙转移战火,问:“你入党申请写了吗?”

果然黄少天立刻跳脚,“靠靠靠我忘记还有这回事儿了!什么时候交来着?卧槽说是下课就收是吧?只能上课时抄了。你写了吗你既然问我了应该已经写好了吧。”

“压力山大,我也才想起来……”

黄少天拍肩,“有难同当果然好兄弟。党为你对革命友谊的忠诚感到骄傲!”

郑轩:并不想要这样的革命友谊。

八点钟上课,他们起床比较晚,到教室时剩余位置已经不多。两人挑了个稍微靠后的座位坐下,忙不迭掏出文具帮另外两个室友占了位子,这才坐下掏出手机找范文抄写。

忽然黄少天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声线清润温和有礼,说:“这位同学,我是来旁听的,请问能借我一本课本吗?”

黄少天猛然转过身直直盯着这人,一瞬间“你专业跟我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专业课你来旁听个毛啊”“旁听怎么不去你们学校明明你们学校资源更好一点吧”“我靠我这样说话是会注孤生的所以帅哥你是不是想我了果然本少撩汉无敌手啊”“帅哥约吗”等等刷了一脑壳的弹幕,却根本不知道选什么表情说什么话。怎么一遇到这货就犯傻还能不能做一个帅气的话唠了?

然而喻文州身旁的人貌似很怕空气突然安静,没等黄少天有反应就乐于助人地把自己课本往两人中间推,被黄少天眼疾手快地按住了推回去,扭着身体一手按那人的书一手在自己书包里掏掏掏抽出自己课本递给喻文州,然后心满意足地回身继续写申请书了。

结果好死不死上课被老师提问,问某个专业词汇的定义,黄少天写字写得精神升华手抽筋,根本没把精力从党那里分出一丁点来献给老师,只得边手忙脚乱地翻书边慢腾腾地站起来,就听见身后有人轻声说:“126页第二段开头。”

好好好,黄少天飞快地找到照着念,感叹嗨呀本少喜欢的人就是这么靠谱,早点绑定才是正道。这人来了总要一起吃顿饭聊个天吧,总不会真的来听课的吧?

谁知人家真是来听课的,郑轩正打算先走让出二人世界,不想那人动作更快,还了书道一句谢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黄少天和郑轩目瞪口呆。

他妈的这人是来耍人的吗?真就过来给老子看一下以示还健在?

黄少天简直十分不甘心了,想起来那通锥心刺骨的电话可以说是脸色铁青了,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颓丧地坐在座位上随手翻看自己的课本,书页右下角有他自己画的火柴人,快速连续翻时就像一副有意思的动图。翻着翻着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翻到最后一页发现多了一张相当可爱的狗叼着鱼的简笔画,鱼脑袋旁还有个文字泡,里面写着:“我叫喻文州,交个朋友吗?”狗脑袋上也有个大了好几倍的文字泡,但是是空白的。黄少天立刻笑起来,实力演绎什么叫“变脸比翻书还快”。

他把画举到郑轩面前,“看看看可不可爱可不可爱?是不是可爱爆了!狗叼着鱼意思是不是他被我吃定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郑轩与那只活灵活现的柯基对视几秒,“这个小短腿还真像你啊黄少。”





tbc.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