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

【喻黄】Lucky Dog 3

百日喻黄 Day 3

感觉题目跟文一点关系都没有(已改

写得不好,不打喻黄tag啦。





3.

喻文州最近有点忙,明明在同一个城市,明明两人学校坐车不过一小时的距离,却生生谈成了异地恋,每天只能手机联系。

黄少天挂断电话往后一仰瘫在床上,嘴里惆怅地感慨ED啊ED,听得郑轩十分压力山大。几秒后只听“啪”一声,黄少天手机从床沿掉到了地上。

——上床下桌的床。

黄少天嗷一声从床上跳下来,果然手机屏幕裂成了烟花,他不禁哀叹,这难道就是谈恋爱的代价?何止痛心疾首,简直痛心疾首!

两个星期没见到喻文州,可是依然时不时就会这么倒霉——除了那条“意外失踪”的内裤,其实是他忘了数穿在身上的那条。黄少天蹲在厕所里抽烟,瞧着狭小的窗户外灰蒙蒙的天空恨不得高唱一首铁窗泪。

他知道郑轩压力山大背后的欲言又止想说什么,郑轩不会看不起他性向,但对他跟人见一面就拍拖这种事并不支持。说到底他自己也没什么把握,经过这些天的交流试探聊天时各种交锋你来我往他完全相信两人相性十分完美,甚至他的与喻文州同校的朋友也信誓旦旦给喻文州人品打过包票,但毕竟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想的,更何况才拍拖不久就推脱着不见面,黄少天难免产生警惕和怀疑。

只是一见面那些杂念就通通被扔到爪哇国去了,黄少天想这个人就是有这种本事,什么都不说微笑着注视你,你除了妥协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呢?

黄少天接过他手里的金桔柠檬茶,他微凉的手指挠在手心好似有一根羽毛扫在心上。喻文州晃了晃手里的荷包,上面一只麒麟威风凛凛地立在祥云间,一阵清香淡淡飘过鼻尖,黄少天鼻翼翕动像一只小动物,按照喻文州示意侧过身,任他把荷包挂在自己书包上。

“对不起,家里出了点事情回去了一趟,”喻文州顿了顿,“我每天都很想见到你。”

黄少天连忙摆手,“知道啦知道啦,你说了很多遍了,我相信你。”他大力吸了口吸管,酸涩的液体冲得他皱起眉头,两颊鼓鼓的惹得对面的人笑起来,他毫无力道地瞪了对方一眼,移开目光轻声说:“我也很想见你。”

喻文州摸摸他头发,带他去吃饭,陪他去换手机屏幕,和之前一样,但黄少天知道他见了自己很开心,从他轻快的步伐、上扬的语调和眼角眉梢的笑意,或者两人说话时和谐热烈的气氛,不说话时空气中流转的默契与暧昧。他想暂且还是把心放回肚子里,这个人好像确实有点喜欢自己。

他们保持着一周见一面的频率,做每一对小情侣约会时会做的事。只在喻文州问他愿不愿意到自己出租房坐一坐的时候有点犹豫,喻文州笑着说不会逼他做不愿意的事他才点点头跟上去。他是喜欢喻文州,但是并不能完全信任喻文州,他的直觉和本能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出租房与喻文州学校一条马路之隔,倒也十分方便,他问喻文州为什么不住学生宿舍,喻文州说不习惯跟别人住一起,他打趣说那以后跟对象同居不会不适应吧?喻文州笑笑没说话。

他有点捉摸不透喻文州的意思,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对方明明坦诚回答了问题,却还是让他觉得背后有值得探寻的地方,更别提“我就笑笑不说话”会有多少种排列组合的内涵了。这种神秘感让他好奇,刺激和挑战令他沉静下来,他知道自己被这个人吸引,于是甘之如饴地蛰伏在他身边,暗地里跟自己玩一场寻宝游戏。

他想起以前有个老师教训学生时总喜欢说“我一眼把你望到底”,其实被看穿的人可能会觉得有点恐怖。但如果是自己的话,有没有一天能看到喻文州心底?

那是一栋有些年头的普通公寓,爬山虎攀在斑驳的墙面上随着夏日的风悠悠荡荡。这个城市的俗世烟火气息浸透每一个角落,给人以亲切感。

他们上到二楼,打开门就闯进一片明亮的日光里,房间干净整洁,黄少天环视一周,觉得这人还挺注重生活品质的,普通狭小的出租房也给他捯饬出温馨明亮的效果来。

他看见房间里有不少稀奇古怪的挂件饰品,什么小核桃、小荷包、钱串儿等等几乎是见缝插针般挂了一屋子。黄少天下意识摸摸自己书包上那只帅气的小麒麟荷包,倒是不女气,只是很惊讶喻文州会喜欢这些东西,怎么跟隔壁寝室王大眼似的神神叨叨的。

喻文州让他随便坐,其实房间里也就一张床一把椅子,他便坐在书桌前,看见整整齐齐摆放在面前的书,除了课本还有些科幻和推理小说。他拿过一本自己很久以前看过的小说翻看,跟喻文州说自己的印象和感想,后者立刻端水奉上让他止住剧透,黄少天说你让我不说我就不说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喻文州说大佬你想怎样才能放过我,黄少天哼哼坏笑着挑起他下巴说跟我回去当压寨夫人,喻美人宁死不屈,黄天霸怒火高涨一拍桌,把人按在床上挠痒痒,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喻美人翻身做主人后来居上,把黄天霸闹成了气喘吁吁眼泪汪汪的黄少喵,两人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对着喘息缓解笑痛的肚子,也不知是谁先主动,磨蹭着啃到一起去。

最后相互用手纾解了出来,黄少天整个人云里雾里的,心理上的满足远大于两个小魔法师生涩的技巧。喻文州隐约察觉黄少天本来不愿意做,看他并不是排斥倒也松一口气,没有继续往下做,只从枕头底下摸出个精巧的小葫芦挂在黄少天钥匙扣上。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