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

【喻黄】Lucky Dog 2

百日喻黄 Day 2

不管了奇怪就奇怪吧。

写得不好,不打喻黄tag。





2.

吃完火锅天已经黑透,但城市里霓虹闪烁灯火辉煌,喻文州送黄少天回学校,两人看看宿舍楼下成双成对的小情侣面面相觑,喻文州看见黄少天小狗一样的眼神就觉得不忍,说不如去操场转转?黄少天摸摸鼻子期期艾艾地嫌弃太腻歪,说太晚了让喻文州快点回去,喻文州好笑地摸摸他的头说手机联系,把他推进宿舍大楼直到黄少天在五楼寝室门口的走廊气喘吁吁冲他摆手才离开。

夜风裹挟着花香迎面拂过,他看见学校的流浪狗警惕惧怕地压低后腿夹紧尾巴躲在树后面盯着他;教学楼天台上面目全非的女孩子僵硬地撕试卷,碎片却在空中就消失不见;地下隧道里有个孩子浑身青紫,见人就去喊妈妈,可是没一个人搭理他;靠近地铁门的座位上蜷着一只肥胖苍老的橘猫,有人一屁股抢坐在那个位置上,老猫轻盈地跃下,在林立的长短腿间灵活穿行,蹭蹭喻文州的腿喵一声,趴在他的脚背上安睡;马路旁边的下水道口蹲着一个白发苍苍的瘦削老人,他行乞用的快板掉了下去,可是没人帮他捞上来;一身正装的白领青年行色匆匆往返于十字路口,他频频抬起手腕看表,却永远无法越出两盏红绿灯之间一步……

喻文州视若罔闻径直穿过所有怪力乱神,每经历过一个游荡在人世间的魂魄就好像听了一段不忍卒读的故事,那一阵阵钻心刺骨的寒意爬上脊背,他演技纯熟,连打寒颤都面无表情,一步步走得快而稳,没有人知道这无人得见的景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连鬼魂都不知道。

推开出租房的门他长出一口气,缓缓露出微不可察的温柔笑意,掏出手机给黄少天报平安。尽管暂时并没有什么好转,但他见黄少天第一面就笃信这是助他脱离劫难的命定之人。

互道晚安收起手机已经一点多,这几天他们总是聊到很晚,好像要一口气把所有家底都爆出来,心窝子都掏给对方看,亲密得不像刚认识三天的人。喻文州想这是不是不好,他们的关系不能说交浅言深,但往后如果发现对方有不能忍受的地方,或者早早把相互之间亲密配额用完,说不定某日会骤然疏离起来,无话可说。

可是热恋如火,喻文州想到黄少天的眼睛、笑声、小虎牙,想起他神采奕奕问自己跳舞帅不帅,想起黑暗中的亲吻,就觉得整个人都陷进去。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就不要强行控制。

但是有些事不能再不管。

快要凌晨两点,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喻文州将房间里四处隐蔽的咒符、荷包、核桃木制品等有影响的物件通通都放到阳台,关掉通往阳台的门,在书桌上点起一根白色蜡烛。烛光摇曳,喻文州面前放着没有合起来的课本和笔记,但现在他显然没有心思去看,只是摸着脖颈上沁了绿意的暖玉放空自己。

没一会儿,安静的密闭空间里一阵阴风刮过,喻文州对这种常人总是忽略的空气震动再熟悉不过,果然眼前多了个女鬼,赫然是电影院里第二次打翻爆米花桶的那位。

喻文州悠然转着手里的笔,问:“晓晓,少天的事,是你干的吧?”

女鬼像被吓到一样倒退一步,“你能看到我?!”

“是的,你应该听家里说过我能看见奇怪的东西。但是你……过世之后为什么要跟着我,最近又为什么要找少天的麻烦?”

小姑娘突然哭起来,完全不是人类少女呜呜呜嘤嘤嘤的哭法,也不是泼妇骂街之后撒泼打滚哭天抢地的干嚎,而是拉长了调子抑扬顿挫的低声鸣泣,简直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喻文州目瞪口呆心慌慌,把女鬼惹哭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你好看呀……我喜欢你……我不想看你谈恋爱……”

“……”

这就很任性了,喻文州表示无话可说。

可是鬼魂之所以在人间游荡多少是有点执念的,如果说生前她就喜欢喻文州,那么做出这样的事来倒情有可原,如果没有,那么死后再去关注与执念无关的人事是很难的。

别人怎样喻文州不能确定,但恰巧这姑娘生前的情况他确实是有了解的,她和喻文州算是本家,小时候既是远亲又是近邻,还光屁股一起玩过,后来两家先后搬出了村庄住到城市里,只偶尔回老家才能见一面或者听说对方的消息。他们之间一直不亲不疏,但小姑娘确实没喜欢过他。非要说起来,她那个时候喜欢的人应该是小混混非话唠版黄少天,骑着机车带着马子领着兄弟去干架那种。但是很不幸,他们俩在外头租房子住的某一天煤气泄漏,两个人在舒适的睡眠中丧了命。

小姑娘穿着睡衣飘来荡去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脸上红扑扑的,大概是死法里比较好看的一种?

喻文州摆弄着手里的笔,沉吟半晌,问:“你有什么心愿没完成吗?我可以尽我所能帮助你,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扰黄少天。”

名叫喻晓晓的女鬼哭得更厉害了,“我不想你谈恋爱……你去跟他分手!分手……”

拖得老长的尾音跌宕起伏,喻文州扶额,“别闹,我怎么也算是你堂哥,你可不喜欢我。再说,”喻文州抬头看她,表情冷淡严肃,“你已经死了,这个世界发生什么已经跟你没关系了。告诉我,你不离开的原因是什么?”

女鬼又一次被喻文州吓到,即使喻文州坐着她站着,她还是被震慑住,像早恋被班主任发现一样可怜巴巴,喏喏地说:“我不知道……我不记得……”

真难搞啊。喻文州在心底叹气,心说有些写手怎么这么没新意一写鬼故事就玩失忆,只好语气温和地引导喻晓晓,然而并没有什么进展,她什么都不记得,喻文州只好再一次叮嘱喻晓晓不要去打扰黄少天,也不要让别人知道他能看见鬼魂,自己要找时间了解关于她的事情。

女鬼很傲娇地掐腰,“哼,才不要,吓唬你都没反应,黄少天比你可爱多了!”






tbc.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