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

【喻黄】Lucky Dog 1

百日喻黄 Day 1

又要不睡觉调生物钟,气哭。

先放个开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后续。

写得不好,就不打喻黄tag了。





1.

黄少天早起半个小时想着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帅气潇洒,结果把整个寝室翻了个底朝天终于确定那件他很喜欢的衬衣丢了,估计是洗过在窗外栏杆上晾的时候被风吹跑了,而他没有及时发现下楼去找,现在去找肯定没指望了。想了想他下意识去翻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还少了条内裤。

——它现在应该在某个垃圾堆里而不是某个变态手里吧,呵呵。黄少天这么安慰自己。

去食堂买虾饺没找到校园卡,只好跑到小商店用现金买面包牛奶。走在路上被草丛里的流浪狗追着咬。上课一掏书包发现带错了课本,可他明明记得早上装书时是对的,只不过现在他也不确定自己当时的眼神和记忆有没有出现偏差。

郑轩看不过眼地默念着压力山大把自己的书推到中间,自从黄少天三天前突然脱单后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他都不知道该说黄少天是迷糊还是倒霉。黄少天笑得像磕了五包螺蛳粉一样充满了酸臭的恋爱气息,嘚瑟地说你不懂,我这是花光了所有运气才遇到他。郑轩抖掉一身鸡皮疙瘩,懒洋洋地挥挥手跟他在食堂门口分道扬镳。

中午下课后他等了一路的红灯才到达约定好的地方,擦着脑门儿上的汗珠看见等在路边的人时那些被倒霉和迷糊弄得难免郁闷的心情通通一扫而光,笑得比晴空万里更舒畅。

喻文州被那笑容感染,从眼睛里开始笑起来,捏了下他的手腕,飞快地在他手心挠一下,说:“饿了吧,先去吃饭。”

只是简单的家常小炒,这家店味道很好动作也很快,黄少天拿一次性杯子喝了三杯水,又等了两杯端回桌上,一杯给喻文州一杯圈在自己手里头转着,跟喻文州絮叨自己一上午遇到的倒霉事儿。

下次等他时记得给他买杯金桔柠檬茶。喻文州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笔记,单手撑着脸,微笑着听他说丢了衣服,点点头应道:“真可惜,少天条件好,穿起来应该很好看。”

话语淡淡的听不出多少遗憾,倒是有一丝诚恳的安慰。黄少天低头转手里的纸杯,端起来喝一口,挠挠鼻尖觉得脸颊发烫,“我又不是女的穿什么都一样啦哈哈。”

喻文州笑笑也喝口水,问:“后来呢?”于是黄少天又叽里呱啦讲了下去,饭菜端上来都没堵住他的嘴。

吃完饭去看电影,喻文州买票,黄少天买了一大份爆米花和两杯可乐,香甜的味道冲进鼻腔,让他笑得分外满足。 

那是一部乏善可陈的恐怖片,只有零星观众分布在各个地方,他们俩前面三排后面三排连个人都没有。黄少天看电影时很安静,一颗颗吃着手里的爆米花冲简陋的恐怖场景和五毛特效翻白眼。他想自己真是脑抽,两个男生一起看什么恐怖片,难道指望喻文州尖叫着扑进他怀里吗?

正想着就听见两声尖叫,一声电影里一声电影院里,黄少天手一抖爆米花哗啦啦撒了一地,心说还是坐前面的那个小姑娘叫得更吓人些。

他蹲下身在黑暗里摸索着把爆米花聚到一起防止踩碎了黏在鞋底,清洁工也不好打扫,喻文州也蹲下来跟他一起弄。两个接近一米八的男生蜷在狭小的空间里有点不舒服,手也总是碰到,喻文州的手有点凉,不知道是不是被吓的。差不多都堆在一起的时候黄少天准备起身,后背抵到扶手差点往前跪下,双手撑着地面才没摔倒。喻文州吓了一跳去扶他,捏捏他的手腕滑下去挠他的掌心,然后把人拉过来准确地找到位置亲上去。

两人都是头一次谈恋爱,反应十分青涩,姿势别扭地在恐怖音效和尖叫里试探着吸吮唇瓣舔舐口腔舌尖相抵,逐渐吻得难解难分,光影变换都被挡在眼睑之外。

喻文州迷乱之中睁开眼,看见后一排一张莹莹发绿的透明的脸,无奈地伸手挡了下还剩一点的爆米花桶,又被口腔里的缠绵挑弄勾得闭上眼,一心一意重新沉迷进去跟上节奏。

直到感觉要起反应喻文州才艰难地推开黄少天,他可不想头一次约会就跟人家在电影院里来一发,他们的进展已经够快了。擦掉两人之间黏连的银丝,把探进自己衣服摩挲着腰背恋恋不舍的爪子抽出来,再贴心地整理好对方的衣服这才慢慢平复了呼吸,转头果然看见爆米花桶还是掉在了地上,而那个透明的小姑娘已经不在这里了。

电影终于放完,灯光大亮,喻文州挠挠后来一直十指相扣的那只手才松开,笑着说走吧。黄少天之前因为失策选了部烂片心里一肚子话要说,现在全都丢到了西伯利亚,只知道朝喻文州傻笑。他的脸红扑扑的,眼睛在灯光下亮晶晶的像一只被主人投喂的小狗,欢喜甜蜜一览无余,喻文州看在眼里心里软得仿佛一大坨膨胀柔软入口即化的棉花糖。

出了电影院就是游戏厅,这里是黄少天的天下,样样都能玩出水准来,真真让喻文州惊艳了一把。黄少天去娃娃机抓皮卡丘,几次都抓起来又因为爪子太松掉下去,气得他嘀嘀咕咕说老板黑心商家。喻文州说我也试试吧,一下手就抓出来一个,黄少天和旁边围观的小姑娘们一起拍手欢呼,喻文州说送你了,他就欢天喜地地抓着去跳舞机,跳起舞来步伐流畅干净利落竟是在极快的速度中各个都踩对了位置,上半身的动作也相当和谐,除了那只皮卡丘其他没有半点僵硬违和,认真的侧脸上没有笑意,锋利得像一把剑,偶尔转身喻文州看见他眼神专注仿佛有寒芒乍现。

跳完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纷纷鼓掌叫好再来一个,黄少天摆摆手一眼在人群里望见喻文州,跑去拉着人离开,得意地扬着眉甩着尾巴问怎么样帅不帅帅不帅,是不是帅死了?喻文州竖起大拇指夸:“帅得一塌糊涂!”黄少天哈哈大笑豪爽得像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绿林好汉。

离吃晚饭还有段时间,工作日人少也不用提早去火锅店排队,两人去书店逛了一圈,喻文州说他有事没事就会去逛书店,不买不看也要翻翻书那种,上街的话除了书店还有哪里可以逛?黄少天说就是就是,除了游戏厅其他都没什么意思。

所以这个“就是”从何而来?两人相视噗嗤一笑,明明相遇不过三日,却契合如同老友。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