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

只是个段子。





黄少天在敌方建筑阴森森的安全通道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由得撸了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喻文州见了,十分疑惑:“少天,你冷吗?”不应该啊,他们的作战服材质特殊,轻便柔韧,耐高温,防冰寒,况且这大夏天的也不该冷才是。

“不是……咳。”黄少天朝喻文州靠近了一些,眼睛警惕地四处打量,全身肌肉都比以往执行任务时更紧绷一些。

居然话这么少。喻文州不放心地去捏了捏黄少天的手,发现他的手很凉,手心有些潮湿,竟然有一层薄薄的冷汗。

“怎么了?手怎么这么凉?你生病了?”喻文州担忧地皱起眉。

黄少天连连摆手,“不不不,我没生病。我就是……”他特地关上了连接基地的通讯仪,又往喻文州耳边凑了凑,看起来有些难以启齿,“队长我悄悄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啊。”

黑漆漆的通道里,每隔一段墙面底端就有一个发出绿光的“安全通道”标牌,亮荧荧的绿光打在他乌黑的瞳孔上有种诡异的效果。

喻文州望着他瞪大的眼睛,坚定地点了点头,心里越发好奇了。

“咳,其实,我怕鬼。”

“咦?”这可真是稀奇了,有“剑圣”之称的黄少天即使面对丧尸也面不改色,手起刀落——手起枪落之间就爆了丧尸的脑袋,快准狠得令人惊叹,说他会怕鬼,怕是鬼都不信吧?

“真的真的,你想想啊队长,丧尸虽然又丑又臭又吓人但是我可以杀了他们啊,我知道只要一枪爆头他们就死翘翘了,所以我不用怕。我小时候特别怕蛇,自己一个人睡的时候总觉得床底下和柜子里有东西在动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又吵又吓人。后来外公抱了只猫回来,嚯,那小家伙可厉害了逮了好多老鼠出来,但是就算知道是老鼠我还是怕有蛇,外公就教我看到蛇怎么处理打蛇打七寸七寸在哪里什么的,我就不再怕蛇了。但是万一见鬼了我要怎么杀了他呢?他本来就是死人了,刀剑刺不穿枪炮轰不到,难道我要像个道士一样随身携带鬼画符桃木剑大蒜和一盆狗血吗?问题是我还看不见他,就算看到了万一他附到我身上怎么办,自裁吗?”

“……”想得还挺深。喻文州打量了下四周,这里好像确实是个拍鬼片的好地方。

他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认真地说:“少天,有丧尸的地方就没有鬼,因为他们都是死人,同性相斥。”一本正经地说完瞎话之后,喻文州安抚地冲黄少天笑,“就算有也没关系,还有我呢。”

“啊……哦。”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颜有些出神,就算环境诡异光线诡异显得喻文州笑得有些诡异,但是黄少天很容易就在脑海里浮现出喻文州这时候会做出的表情,嘴角的弧度都丝毫不差,让他看到就觉得安心,即使下一秒就要面对丧尸进行疯狂杀戮,他也觉得这一秒阳光静好海阔天空。

中二点的说法是,为了守护这样的笑容而战斗。

其实黄少天还有怕的东西,就是那只猫。因为那只猫不怕黑夜,不怕没有光亮的床底和柜子,不怕老鼠,据说猫还不怕蛇。还有个原因是那只猫软软的毛茸茸的,感觉一捏就会化掉的样子,软绵绵地叫起来时让人根本拒绝不了。

真糟糕。黄少天心里想,他好像有点怕喻文州。






“对不起啊少天,我的通讯仪忘记关了,景熙貌似听到了。”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