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

【喻黄】Lucky Dog 8

百日喻黄Day 10

终于有后续……争取这两天把最后搞完,我也算是有篇完结文的人了……

私心很多,没有逻辑。

写得不好,不打喻黄tag。







8.

如果写回复还是不写回复是一道选择题,那根本就是一道送分题,黄少天这段时间的思念和煎熬绝不是假的。但真正落笔时却又察觉白纸黑字间的郑重,打招呼是一个开始,标志着决定同行的往后乃至后半生。

最初那样玩笑般的在一起,却没想到后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早知喻文州有这样的特质,非特殊情况下他不会与之亲密到这个程度,他可不是什么普爱众生的菩萨,他的心太小,只够装下自己认为重要的人。而如今喻文州确实成为了打着这样标签的人,黄少天想象了一番日后的生活是否会与鬼怪相伴,突然明白过来他和“那些东西”仍然存在于两个次元,纵然现在身边可能就有鬼魂他也是察觉不到的,喻文州和他不同之处正在于此。可以说若非这起特殊事件,即便他与喻文州在一起了也是不会知晓这些事的,纯看喻文州会不会主动告诉他了。

这么一想,即便明白喻文州不主动告诉他才是人之常情,却依然有被欺骗的恼怒。他们两个都是男人,日后连结婚这种仪式性的事件都没有,喻文州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这件事?

相处以来的种种在他脑海里轮番播放,想想喻文州平素的为人,黄少天渐渐平静下来,大概是因为他们之间事情发展得太快又超出预料之外,所以喻文州一直没找到机会——与其说没找到跟他说这件事的机会,不如说还没到喻文州真正把他划到共度一生的那个人的位置上,就出了这些难以控制的事情。

黄少天叹口气,难得的换位思考后不觉心疼起喻文州来,在巨大的空白文字泡上挥动笔尖,格外认真地写:“好啊,我是黄少天,你是我一直在等的那条鱼吗?”

他拍了照给喻文州发过去,爬上床美美地睡了一觉。

梦里他在一座废弃的圆形古堡里上中学,放学后跟几位同学排着队懒懒散散地走。那似乎是什么战火纷飞的年代,荒烟蔓草的背景里他们是唯一安静的人群。到了地点散开后他们各回各家,黄少天突然想起来自己试卷还在老师手里忘了拿,一转身遇见喻文州说要与他同行。那人好像跟自己并不是很熟悉,但倾盖如故的默契弥漫心头,他们无言地绕小路抵达办公室,黄少天抱了一打试卷往回走,跟喻文州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在里面搜寻自己的名字。在一摞不及格的分数里喻文州首先找到了自己的,85分算是鹤立鸡群了。黄少天并未多想,又翻几张终于找到自己的,喻文州帮他抽出来一看,90分!他喜滋滋地捧着试卷端详几遍,翻看其他的发现自己果然是最高分,他倒是没想着要跟喻文州炫耀或者商业互吹,只兴冲冲地把试卷塞进书包蹦跳着走在前面。那是一条及其狭窄的通道,两人一前一后穿行而过,黄少天轻巧地从台阶上跳下来,回头看到喻文州从容地向他走来,心里那点因为高分而得意洋洋的小尾巴立刻就乖顺地安静下来。四周是坑洼的黄土地,小片芒草在风里孤单无力地飘摇,旁边女孩子在气势汹汹地训话,一个小胖子站在黄少天刚刚跳下的台阶旁罚站。一片血红混着昏黄的色泽渲染整幅画面,时代背景都不重要,黄少天忽然就觉得时间在墙面上剥落也没关系,反正这个人安静从容地陪伴在他身旁。

 

 


喻文州说话算话,说做朋友就真的做朋友。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确实挺了不起的,他这种十分好相与的人,那人却左一次右一次惹得他情绪动荡,还心甘情愿没有办法。

这不,他背着包汗流浃背地跟一群朋友爬山踏青,六月的天气连空气都好似灼烧震荡起来,眼前的景象都是隐约晃动的。山上郁郁葱葱格外安静,他十分疑惑为何连鸟叫声都听不到,只有几人兴致勃勃的交流声。

是喻文州邀请的他,苏沐橙叶修同他一起坐车到约定地点,喻文州同校的几个人已经等在那里。都是年轻人很快熟悉起来,苏沐橙亲密地挽着楚云秀和戴妍琦的手臂讨论护肤品和化妆品,没一会儿不知说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还转过头来看他们几个,笑得颇有深意。黄少天很快跟方锐和李轩熟悉起来,倒是那个叫周泽楷的,长相能得高分,说话却十分艰难的样子,喻文州这样周全体贴的性子倒是额外照顾他一些,看几人打趣他快要越界,就做那个出言阻止的台阶,叫黄少天很是吃了碟醋。

山道蜿蜒起伏,几个景点看过,却也没什么新意。半瓶水灌下去,倒不至于这么快就累了,但相同的景致里走太久毕竟有些无趣,谈话又告一段落,顿时就安静下来。

三三两两地前行在羊肠小道上,喻文州时不时回头点人数,看谁是不是渴了饿了累了或者落下了,这一套他真的是习惯性行为了。黄少天以前都是单独同他在一起,倒是没发现他还有中央空调的潜质,现在看来喻文州拖着不正面回复他可能确实有自己的考量。真是……这个人怎么就是要用猜的。

喻文州看向落在最后蹲在路边的身影,如果没记错那是黄少天第三次系鞋带了,到底是多麻烦的鞋带,怎么总也系不好?

他走过去,看见对方略显锋利的脸庞轮廓,一副情绪不佳的样子,不由轻叹一口气,蹲下身,解开松散系上的鞋带,白皙修长的手指灵活地缠绕,没几秒就打好了一个漂亮的结,然后示意黄少天换另一只脚,嘴里关切地问:“累了?”

黄少天罕见地沉默,怏怏摇头。

“那是怎么了?我看你跟他们聊得挺好……”

“那你呢?”黄少天没等他说完,“我看你跟他们也聊得挺好的。”

喻文州一怔,没说话,就着蹲着的姿势艰难地掏出湿巾轻柔细致地替黄少天擦脸上的汗。不知是因为心脏离地面比较近所以格外有安全感还是这样的姿势使人更亲近,他有点舍不得站起来,好像挺直身体直立行走时他们就要捞回所有的理智,而不得不离得远了。

这是这么多天来他们唯一亲密的接触,如果说刚刚只是不开心,现在黄少天几乎是有点委屈了。他拉过喻文州扶住他肩膀的那只手放在自己胸前,几乎是撒娇地说:“这里酸得可以蘸饺子了。”

喻文州透过薄薄的衣料感受到手底下的温热和跳动,回想起自己半夜站在宿舍走廊尽头发神经后收到黄少天回复时的心情,疑惑地想是不是自己心脏里还有一颗心脏,温热柔软的、不愿停歇地、怦然作响地跳着。

他不知道自己那句话是怎么说出去的,思维还在维持着最后的底线。他说:“少天,我们已经分手了。”

黄少天很不满地皱眉,“那你是什么意思,你查我的课表和教室去旁听问我借书,在我书上画画,约我出来玩,都是为了跟我做朋友?还是你想说其实都是因为我先示好你才勉为其难跟我做朋友?你为什么觉得我们还能做朋友?你说这种话都想不到把手收回去的吗?”

他直视喻文州的眼睛,说的话好像思考了很久,他平时不会这样锋利,甚至有些咄咄逼人,但却让喻文州移不开眼睛,他记得这样的黄少天在游厅里出现过,干脆利落一击必杀。

喻文州不禁想嘲笑自己,这样被黄少天注视着,他就要溃不成军,轻易被抓住了把柄。他收回手垂下眼思索几秒,苦笑着摇摇头,道:“少天,我也曾想过,如果遇不到你,或者真的放你走了,我这辈子大概就真的孤独终老了。”

他话好像说完了,又分明没说完。黄少天被他深海般的目光震撼到,想这背后对于喻文州来说,要下怎样的决心。他作为一个普通人,对于恋爱不过是喜欢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分开的想法,未曾想喻文州看似举重若轻,对感情却这般郑重,好像只有他是唯一的选择。

他不禁想到喻文州半夜发来又撤回的语音,他记得其中有一句是关于喻文州那不知真假的年龄小他半年的真命天子,想来喻文州可能多少是相信这话的。转念一想又觉得喻文州并不是那般信命之人,如果他喜欢的是什么生日对不上的人,他未必会妥协于莫须有的所谓命运。

电火石光间多少信息从脑子里飞速闪过,走到前面远处的朋友们呼唤他们快点赶上,黄少天来不及多想,一口咬在喻文州鼻尖,道:“威胁我?你等着。”

他们扶持着起身,喻文州还愣怔了几秒,才跟在他身后,哭笑不得地摸摸鼻尖,摇摇头一同往前走。








tbc.

评论

热度(6)